逃离无理

「私、ゲームも大好き、君も大好き」
内容乱。写点诗,拍拍照片,发发原创小说。同时也是二次元杂产物堆积地。装死专业户
wb@津和灯理

© 逃离无理

Powered by LOFTER

白银夜之行

我从瞳孔来到秘境

白银树下琴声徐徐

琴声化作一片白花

琴上山羊随之飞去


我从树下来到河堤

乐音归于忧伤沉寂

冰封流水那样透明

月轮亦如闪烁宵星


我从河堤来到天边

雪白海螺雪白的脸

夜镇长灯无人来点

雪白的刺伸向月面


我在天边失去踪迹

唯独天空残留脚印

断断续续深浅不一

苍穹铺满白色沙粒


我的瞳孔惊醒苍天

羊皮琴音久不停歇

雪光沙粒悠悠落地

白银花苞鲜嫩欲滴


英雄崇拜症(二十五)(完)

爆肝填完一个年度大坑,耶——


好一个狡猾又勇敢的人啊,秋偷瞄身边的前辈。

他说他不是英雄,但对我而言——


“——跟这世上的人们沟通的快乐与感动,还有守护了他们梦想之后的成就感……都是久远桑最先教会我的。懂得近距离看人们笑脸的美好,我才坚持努力到现在……所以久远桑一定就是我心中最初的英雄了。”

“呜哇……您竟然留下这么厉害的东西,给秋君听了他大概会羞耻到直接跳温泉吧?”浴袍打扮的久远听罢录音,扶住青色衣袖给对面中年男子添了一盅酒。

“哈哈哈!好够了够了,小久真客气。小秋难得喝醉话这么多。”天濑林举杯一饮而尽,放下杯子又叹了口气。“嗨,他那个倔脾气随我,你也知道。自从...

英雄崇拜症(二十四)

“请看着我们吧”,得到秋的鼓励,最后未来哽咽着留下这句话,便像出现在他面前那般突然地离去。于是,这下秋的身边真的一个人都没有了。

集体舞的音乐被开到最大,观众们纷纷起身从椅子上起立加入队伍,跟随篝火边上的土风舞部成员起舞。宇和他的吉他部正在收音器前深情款款,其他乐器社团的人也忍不住蹦上边台拿了麦克风即兴和音。暖橙的火光照亮了每个人,和人群隔着一片黑暗,秋坐在一个无人的角落远远看着他们。回想这几个星期内发生的种种,舞台搭建前是什么样,供燃烧的薪柴经过怎样辛苦才能搬到广场,华丽的红幕布重得不像话,一起做木工之后的气泡红茶有多好喝……这些只有自己和那群人知道。

但是,我已经不属于他们了。我虽来帮...

英雄崇拜症(二十三)

绝赞爆肝中


“今年也有幸在多方支持下举办土风舞晚会,作为部长,请允许我在此对所有来宾以及幕后工作者致以最诚挚的问候与感谢……”

久远的声音透过舞台麦克风传遍全场,为大会致最后集体舞环节前的感谢辞。没有时间换上之前预定好的西装,他就穿着那身有些夸张的白礼服站在主持人身边,本就气质出众的他此刻看起来过于夺人眼球。场地内已有十几对人随着音乐搭伴跳舞,剩下的观众三五成群谈笑风生,土风舞部的成员们也身着盛装列在篝火旁,等待部长讲完正式开始领舞。久远在台上,宇在台侧奏乐,土风舞部在候场,贤太郎和真永井月在一起,散打部和班级里的人各处游玩……不知什么时候秋被挤到人潮中央,独身一人。

“啊,对不...

英雄崇拜症(二十二)

“你说什么?”

井月一声怒吼,真永直接扑过来。

“不要打!”秋不自觉低吼着冲上去用力挤开他们,一双充血的眼睛失去了其中橄榄绿本该拥有的清澈。刚刚推开真永的手磕在皮衣扣子上,冷生生地疼。

“天濑君!后退!”

久远把秋往自己身边拉,说话也多了股凶劲,怒气揭下它表面的温柔,嘶叫着可怖的低音轰隆隆在人胸腔里回荡。

“一年级的滚开!”

“你们放开雪泽前辈!前辈,快退下!”

“不用护着我,天濑君你会受伤的!”

不,雪泽前辈还要在晚会结束时出场致谢,绝对不能让他在这里被打。秋铁了心要从正面挡下一切朝向这边的攻击。

拳头好几次砸在防御的胳膊上,散打部里练出的本事还够他勉强和对面两个人厮斗。难...

英雄崇拜症(二十一)

“好个正义!喂,雪泽——”

真永笑了,越过秋朝远处的谁喊道:“这小鬼这么喜欢你,开心吗?”

秋突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有只手放到他肩上拍了拍,久远温和的嗓音从背后传来:“天濑君肯定我们的努力,我当然开心。不过他也是你们的后辈,别这么捉弄他。”

这个人到底什么时候在那里的?面对吓人的前辈没想逃,这会儿秋却羞耻得想消失。

听了久远的话,真永一抱臂:“呵,真会装关心人的好前辈。演技这么纯熟,怪不得谁都相信你。”他甩开手两步走到久远和秋面前,用一圈人绝对能听清的音量一字一句继续说下去:“干嘛一脸正经,我说错了吗?雪泽,当年天天来找我和贤倒苦水的日子你都忘了?自己先对那么多人说个大话要创造什么...

灯下的秘密

当我在灯光下执笔

心中满是悲伤的事


悲伤也不是

什么大不了的事

只要拿蓝色图钉

穿过它们的嗓子


夜人将货物送来

信箱就裂开

通往夜宵的会客厅

浸满蜂蜜牛奶


我提起陶罐下楼

同庭院隔一扇灰窗

窗外只有白石粉

略低于体温燃烧


我回到灯下执笔

牛奶冷如蓝色图钉

悲伤号哭着饥饿

弄破嗓子还在喝


英雄崇拜症(二十)

快完结了字数爆起来啊。


“伊万里前辈?”

“天濑,走开。去告诉雪泽别再添乱了,这不是他该插手的问题。”

“……啊?”

秋脑子里有点乱。吉他社社长怎么跑到这儿来挑衅久远要找的人,还说不要添乱?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哼。”男子双臂往胸前一抱,“你该不会还在以贤的保护者自居吧,月。”

“别用以前那种口气叫我!竹冈,还不是因为你随随便便就扔下手风琴部,贤太郎才会顶着那么大的压力!”

手风琴声愈发激烈,姑娘们团团旋转,如鬼魅在台上滑行。

“以贤的才能不该待在这地方玩社团过家家,好几次我请他一起走,被拒绝了。没办法,不想放弃你们是他的事,与我怎么做无关,我也不能强迫他做什么。”...

英雄崇拜症(十九)

舞台中央设有椅子,贤太郎抱琴落座,目光像一片鸽羽落下舞台,从左扫到右,停了停,又从右扫到左。忽然他表情有些凝重,收敛平日里温和的笑模样,刚和久远台上对视的那份心平气和也不见踪影。

其他手风琴部的成员已纷纷坐好,望向贤太郎等他指示。贤太郎这才收回注意力,将双手分别放在漆黑琴身两侧凸出的雪白琴键上,挺直身体头稍上仰,深吸气——而这时秋发现他又看了一遍台下,但只是非常短暂的一瞬间,是对一个地方“噼啪”打出电火花一样的视线。眨眼之间,贤太郎将头轻轻一点,肩膀一抖,手风琴们便随领导者带来的信号开始奏鸣。

身穿俄罗斯式水红色拖地长裙,头系红巾,手执花束的土风舞部员们从后台走出——不,准确来说是“飘出”...

英雄崇拜症(十八)

晚会将野性满满的热带部落热身操作为开场节目,观众们被引导起立,与台上的舞蹈者一起动作。本来还有不少人对做拍肩扭胯这些动作十分犹豫,窃窃私语不怎么情愿。可是随着配饰叮咚的舞者跑跳来到观众席,笑着伸出手示意,越来越多的人便跟随左、右、左、右的节奏踏步抬手。

嘿,呀,嘿,呀,呼诶——哟!

嘿,呀,嘿,呀,呼诶——哟!

热身舞结束之时,篝火很应景地爆裂了一声。

“请各位观众就座。下一个节目,继续由土风舞研究部带来德国学生舞,吉他社伴奏……”

秋等待舞台幕布拉开,一眼就看见了红裙银发的未来,再一细看,未来身边的“男伴”居然是头戴礼帽,一身西装的绫子。宇在内的几名吉他社成员围坐在舞台附近拨动琴弦...

英雄崇拜症(十七)

土风舞晚会的日子如期而至。刚一下课,隔着走廊都能听到后广场上为晚会做准备的动静,吆喝声、敲打声、音乐声交杂在一起,好不热闹。昨日储备好的木炭已就位,早早被点起来,薄暮的天帷染上篝火,一片热烈嫣红。秋在这冬日金红的短暂晚霞中独自混在人群里向给他预留的席位走去,久远说给他安排了工作人员区里舞台视角最好的位置。

“嘿天濑!”

“秋君好啊。”

“秋你来了?”

与形形色色的人擦肩而过,接到了很多热情的问候。几日里参与土风舞部活动的时光连成一条线索,无形中一点一点让秋与很多人发生关联,聚合而成的认同终于展现出强大力量撼动着少年的心,连他模糊的梦想都一同重新建构。起初只是想为其他人做点什么,不知不觉...

电子狗与小麻雀

*阴暗又不怎么愉快的东西。慎。


——献给浑浑噩噩动弹不得的位于九十年代末的童年。


小时候那会儿,电视还很热闹,不似今般观客都被互联网吸了大半去。对于我这种不好和人嬉闹,又寄居在老人家里的阴暗孩童而言,一个人不吵不闹坐着看电视是常有的乐事,连广告都看得津津有味。

所以我突然能想起先前似乎是有一种广告,介绍电子小狗的,从特色功能到用户感言,剪过来拼过去凑成几十分钟循环着播。电视里的小狗时而撒欢打转,时而摇头晃脑,初代机械产物特有的那种步履蹒跚现在看来亦十分有趣。画面中我粉嫩嫩的同龄人们穿着粉纱公主裙或牛仔背带裤,或五六围坐指点着电子小狗笑,或独自爱惜地抚摸它们...

英雄崇拜症(十六)

“前辈,我……”

始终闷头推木炭车的秋刚一开口,几块木炭就不小心从推车里掉出来,正好被秋咔吱一脚踩碎,少年顿时像个发条用尽的机关钟那样定在原地。

久远暗自好笑:“没关系,之后来整理就好。”

“好的。”

空气回归安静,静得有点难堪。

“话说回来,”久远慢慢地走,“一脚踏碎炭火什么的,我每次都会联想到之前听过的故事,觉得自己是踩了英雄的心脏一样——燃烧之后,被一脚踏平的英雄的心。”

秋转头看他:“可是,那之后火星还在烧着。”

“哦呀,天濑君居然也知道丹柯的故事。”

“……我感到似乎被前辈小看了。”

“哈哈哈,没这回事,抱歉。”

火星还在燃烧着,是啊,正如他所说,真正的英雄一定和...

英雄崇拜症(十五)

久等了的雪泽视角。


洗过热水澡,久远感觉精神好了一些。他带着睡前份的感冒药回到房间,把自己往床上一抛,顺手抓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点亮锁屏,一条信息通知赫然在目。

“浅尾贤太郎:真永君那边,有回复吗?”

久远迅速解锁手机,将邮箱里外查看一番,在应用中打出“没有,看来不能太期待”发送给手风琴部的副部长。

贤太郎很快来了回信:“那我告诉大家按原方案进行演出。”

“谢谢你,贤君。辛苦了。抱歉到最后还是没能请真永君回来。”

“雪泽君不需要道歉,真永君从以前开始就是这个样子,自由过头,让你费心了。”

久远忍俊不禁:“如果真永君看到贤君如今敢这样评价他?”

“只要他肯老实地让我和井月君尽...

英雄崇拜症(十四)

卡文卡到崩溃


音乐室内的电子钟以极细微的声音一秒一秒走过,久远裹紧大衣缩在椅子上,发出艰难的呼吸声,时不时操作手机。秋有过“要不还是别打扰他了”的念头,但一想到明天舞会过后恐怕再无和久远独处的空间,还是定神把问题在心里过了几遍,选出一个自认为最合适的开始发问。

“雪泽前辈当初为什么加入土风舞部?”

糟糕,超突兀。

秋刚问完就自觉尴尬。好在久远不揶揄,仅是眨眼表示突然被提问的惊奇:“这个嘛,有很多原因吧。天濑君是不是觉得我不像对土风舞感兴趣的人,才这么问?”

“这……我……”

久远这一反问,打乱了秋问话的节奏。

“没关系,你直说无妨。”

“有点,”秋老实回答,“比起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