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无理

「私、ゲームも大好き、君も大好き」
内容乱。写点诗,拍拍照片,发发原创小说。同时也是二次元杂产物堆积地。装死专业户
wb@津和灯理

© 逃离无理

Powered by LOFTER

青年宅俊的平龙市度秋指南 一

*原创大学校园背景,男子友情小短集

*人物、地名均为架空,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平龙秋这个系列我想写得很随心,长短不一风格各异,说是乱七八糟也不为过。虽然这次也很正剧,不过起码开始向吃喝玩乐文靠拢了


一. 在糖葫芦糊脸时撞见你


九月一日上午十点。

平龙大学新生报到不能免俗地选在了这个听起来就很秋天、很上学的日子。徐致怀先生开起自家小黑车,携伴侣吕容舒女士,稳稳当当穿越半个城区把崽子徐境源和他那堆行李载到校门口。

徐致怀一介平大毕业生,时不时带儿子在平大附近蹭小吃蹭运动场,所以徐境源没有拒绝父母送他来这所不算陌生的大学,老爸回母校看看嘛。只不过下了...

读与写

容易懂了

我便倦了

听故事的人

习惯接受了


叙事法垂死

喘不上气

“我并不是

你的道具……”


观光客

谁告诉你

通往结局

有那么条途径?


血滴垂坠

深厚红丝绒

活着的人啊

一无所有


容易懂了

我便去了

写故事的人

习惯毁灭了


天蓝渗入海青

信任离乡背井

反派施以绞刑

而白色获得声音


蒙雾

我疯

猜疑磨花我的疯狂

我嫉恨

复调喷涂我的想象


机床升高

我是一个没有性别的冥亡

就让复活者

掏空困惑的乳房


你说

到底什么话

能代替寒冬街道上的碎煤渣!

最近蛮流行的那个

捏了雪泽和天濑

青年宅俊的平龙市度秋指南 零

*原创大学校园背景,男子友情小短集

*人物、地名均为架空,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梗概:平龙市某大学,两个初中同学重聚后熟了起来,吃吃喝喝玩玩乐乐,带着你重新熟悉阔别三年的城市。每次写一个短故事,以吃的玩的或别的什么为主题,只为抒发一下作者心目中秋天的打开方式


零.姜是老的辣,人是老的铁


【哈哈,源哥】

一个陌生的头像通过群聊私戳过来。

徐境源正一边啃刚出锅的可乐鸡翅一边玩手机,看到那个八辈子没被人叫过的外号顿时狂冒冷汗,差点捏着4s直接骂一句“卧槽”。

【还记得我吗,初中四中的】

【[墨镜呲牙]】

小头像滴溜溜地闪。


搞毛?你搞毛?

莫名其妙来了一出初中同学...

暴躁随笔

*就是ex暴躁和胡言乱语。没营养的。


原本我很生气,吃个晚饭回来发现我的蓝牙耳机找不到了。它很贵,是后辈送给我的礼物,虽然我没花钱但是因为它很贵,我很心疼,很生气。抱着头想了很久,是吃完午饭掏手帕的时候不小心拽出来弄掉了,还是下课随手放在哪里的时候弄掉了?结果如你所料,根本想不出什么结果。更生气了。

这么气了一会儿,我的理性告诉自己,现在不是生气的场合,你得写你那篇该写的稿子。看,不然你下午下了课为什么特地一个人跑到图书馆来?啊是啊,我打开笔记本电脑盖子,赫然浮现出word文档青白的界面,上面是刚刚从手机里copy过来的一个多月前写的灵感记录,还有晚饭前冥思苦想却令人不能满意的...

错误的温暖生于孤独

*《英雄崇拜症》相关。但故事发生在雪泽久远死于雪山事件一年后的IF世界线,主角是得知那个人死讯后,无法承受孤独的秋君和未来。

* 性描写注意。


“冷静下来了?”未来撑着身子看他的脸,鼻音浓重。

“……对不起。”秋缓缓躺回床垫上,放弃般地闭上眼睛。旅馆的这张床,实在软过头了。

“别道歉。这只会让我们两个更可笑而已。”

未来平淡地说了这么一句,放下手臂躺在秋身边,光裸的肌肤轻轻贴上男人的肩头,触感有些凉。秋下意识地僵硬了一下,并没有其他动作。其实,他此刻最想做的事情是立刻穿上衣服当场向未来跪下道歉,但未来坚持阻止他试图起身的行...

记一个午觉梦

如果给这些场景所用的滤镜命名,那一定是“氧气”吧。连身边的空气都有些发蓝的程度,成分是新鲜冰凉的水果、星空、清水、瓷砖和夜色。


我从工厂的小床上醒来。起身,透过阁楼扁扁的小窗户俯视,看到前两天刚成为电视偶像的少女在帮妈妈压制桃子果酱。大量的水蜜桃被切成两半,露出雪白的桃肉和深红的桃核,躺在一个很大的方形塑料盒子里。女孩拿着盖板将桃子盖在类似榨汁器的机器盒子里,向下压。

不知何时我离开这个橙红色印象的房间,来到我的工位。场景变成插画师笔下水底那样的蓝紫色,到处都是清澈的反光。我需要拨动柑橘在一套盛满水的,形状奇怪得甚至像抽水马桶的白瓷装置之间向下滚动。每个柑橘都有西柚那么大,圆润而饱满,...

白银夜之行

我从瞳孔来到秘境

白银树下琴声徐徐

琴声化作一片白花

琴上山羊随之飞去


我从树下来到河堤

乐音归于忧伤沉寂

冰封流水那样透明

月轮亦如闪烁宵星


我从河堤来到天边

雪白海螺雪白的脸

夜镇长灯无人来点

雪白的刺伸向月面


我在天边失去踪迹

唯独天空残留脚印

断断续续深浅不一

苍穹铺满白色沙粒


我的瞳孔惊醒苍天

羊皮琴音久不停歇

雪光沙粒悠悠落地

白银花苞鲜嫩欲滴


英雄崇拜症(二十五)(完)

爆肝填完一个年度大坑,耶——


好一个狡猾又勇敢的人啊,秋偷瞄身边的前辈。

他说他不是英雄,但对我而言——


“——跟这世上的人们沟通的快乐与感动,还有守护了他们梦想之后的成就感……都是久远桑最先教会我的。懂得近距离看人们笑脸的美好,我才坚持努力到现在……所以久远桑一定就是我心中最初的英雄了。”

“呜哇……您竟然留下这么厉害的东西,给秋君听了他大概会羞耻到直接跳温泉吧?”浴袍打扮的久远听罢录音,扶住青色衣袖给对面中年男子添了一盅酒。

“哈哈哈!好够了够了,小久真客气。小秋难得喝醉话这么多。”天濑林举杯一饮而尽,放下杯子又叹了口气。“嗨,他那个倔脾气随我,你也知道。自从...

英雄崇拜症(二十四)

“请看着我们吧”,得到秋的鼓励,最后未来哽咽着留下这句话,便像出现在他面前那般突然地离去。于是,这下秋的身边真的一个人都没有了。

集体舞的音乐被开到最大,观众们纷纷起身从椅子上起立加入队伍,跟随篝火边上的土风舞部成员起舞。宇和他的吉他部正在收音器前深情款款,其他乐器社团的人也忍不住蹦上边台拿了麦克风即兴和音。暖橙的火光照亮了每个人,和人群隔着一片黑暗,秋坐在一个无人的角落远远看着他们。回想这几个星期内发生的种种,舞台搭建前是什么样,供燃烧的薪柴经过怎样辛苦才能搬到广场,华丽的红幕布重得不像话,一起做木工之后的气泡红茶有多好喝……这些只有自己和那群人知道。

但是,我已经不属于他们了。我虽来帮...

英雄崇拜症(二十三)

绝赞爆肝中


“今年也有幸在多方支持下举办土风舞晚会,作为部长,请允许我在此对所有来宾以及幕后工作者致以最诚挚的问候与感谢……”

久远的声音透过舞台麦克风传遍全场,为大会致最后集体舞环节前的感谢辞。没有时间换上之前预定好的西装,他就穿着那身有些夸张的白礼服站在主持人身边,本就气质出众的他此刻看起来过于夺人眼球。场地内已有十几对人随着音乐搭伴跳舞,剩下的观众三五成群谈笑风生,土风舞部的成员们也身着盛装列在篝火旁,等待部长讲完正式开始领舞。久远在台上,宇在台侧奏乐,土风舞部在候场,贤太郎和真永井月在一起,散打部和班级里的人各处游玩……不知什么时候秋被挤到人潮中央,独身一人。

“啊,对不...

英雄崇拜症(二十二)

“你说什么?”

井月一声怒吼,真永直接扑过来。

“不要打!”秋不自觉低吼着冲上去用力挤开他们,一双充血的眼睛失去了其中橄榄绿本该拥有的清澈。刚刚推开真永的手磕在皮衣扣子上,冷生生地疼。

“天濑君!后退!”

久远把秋往自己身边拉,说话也多了股凶劲,怒气揭下它表面的温柔,嘶叫着可怖的低音轰隆隆在人胸腔里回荡。

“一年级的滚开!”

“你们放开雪泽前辈!前辈,快退下!”

“不用护着我,天濑君你会受伤的!”

不,雪泽前辈还要在晚会结束时出场致谢,绝对不能让他在这里被打。秋铁了心要从正面挡下一切朝向这边的攻击。

拳头好几次砸在防御的胳膊上,散打部里练出的本事还够他勉强和对面两个人厮斗。难...

英雄崇拜症(二十一)

“好个正义!喂,雪泽——”

真永笑了,越过秋朝远处的谁喊道:“这小鬼这么喜欢你,开心吗?”

秋突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有只手放到他肩上拍了拍,久远温和的嗓音从背后传来:“天濑君肯定我们的努力,我当然开心。不过他也是你们的后辈,别这么捉弄他。”

这个人到底什么时候在那里的?面对吓人的前辈没想逃,这会儿秋却羞耻得想消失。

听了久远的话,真永一抱臂:“呵,真会装关心人的好前辈。演技这么纯熟,怪不得谁都相信你。”他甩开手两步走到久远和秋面前,用一圈人绝对能听清的音量一字一句继续说下去:“干嘛一脸正经,我说错了吗?雪泽,当年天天来找我和贤倒苦水的日子你都忘了?自己先对那么多人说个大话要创造什么...

灯下的秘密

当我在灯光下执笔

心中满是悲伤的事


悲伤也不是

什么大不了的事

只要拿蓝色图钉

穿过它们的嗓子


夜人将货物送来

信箱就裂开

通往夜宵的会客厅

浸满蜂蜜牛奶


我提起陶罐下楼

同庭院隔一扇灰窗

窗外只有白石粉

略低于体温燃烧


我回到灯下执笔

牛奶冷如蓝色图钉

悲伤号哭着饥饿

弄破嗓子还在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