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无理

「私、ゲームも大好き、君も大好き」
内容乱。写点诗,拍拍照片,发发原创小说。同时也是二次元杂产物堆积地。装死专业户
wb@津和灯理

© 逃离无理

Powered by LOFTER

英雄崇拜症(十九)

舞台中央设有椅子,贤太郎抱琴落座,目光像一片鸽羽落下舞台,从左扫到右,停了停,又从右扫到左。忽然他表情有些凝重,收敛平日里温和的笑模样,刚和久远台上对视的那份心平气和也不见踪影。

其他手风琴部的成员已纷纷坐好,望向贤太郎等他指示。贤太郎这才收回注意力,将双手分别放在漆黑琴身两侧凸出的雪白琴键上,挺直身体头稍上仰,深吸气——而这时秋发现他又看了一遍台下,但只是非常短暂的一瞬间,是对一个地方“噼啪”打出电火花一样的视线。眨眼之间,贤太郎将头轻轻一点,肩膀一抖,手风琴们便随领导者带来的信号开始奏鸣。

身穿俄罗斯式水红色拖地长裙,头系红巾,手执花束的土风舞部员们从后台走出——不,准确来说是“飘出”。这便是紧接着热情曼波恰恰舞之后的又一大重磅节目,比列克斯卡云步舞。“比列克斯卡”即是“白桦”,土风舞研究部的同学们模仿俄罗斯那支名为白桦的舞蹈团,重现其神奇的舞姿:通过长裙下的快速小碎步,实现舞者仿佛下半身纹丝不动在舞台上旋转飘移的效果,少女们小心迈着步子,在台上时而围圈绽放时而成列游荡,举起花束或丝巾,宛如流水携带粉色花瓣流淌回旋。

但是不对,有哪里不对,秋心想。

 

……啊,音乐。

这曲子开场前贤太郎他们在后台演练过,那时候秋就感觉舞曲里缺了点什么,旋律怪怪的不太成调。他迅速观察台上的风琴手们,结果“是不是哪里有问题”的猜测立刻变成了确信。贤太郎与左边那位乐手奏乐的动作几乎完全一样,可以推断出他们奏出的是同一段旋律,然而那位同学却摆出一副无所适从的表情,冲贤太郎又眨眼又扭头,其他演奏者的目光也在贤太郎、舞者和观众身上不安地来回挪移,整首曲子洋溢着一股怪异幽邃之感。

“这曲子怎么没有主旋律?”

听见身旁有人小声嘀咕,秋这才恍然大悟,违和感来自于舞曲缺少最重要的旋律声部!说不定,本该演奏主旋律的人正是贤太郎……但他现在无视了所有人的目光,只在那里忘情地跟着一个部员演奏衬托声部,空出主旋律的位置,任凭谁急都不理睬。

场上微不可闻的骚动正在渐渐扩散,虽然台上舞步并没有乱掉的趋势,可再这样下去搞砸了整个节目甚至整场晚会该怎么办?秋心焦得无法看舞又束手无策,此时贤太郎突然再一次抬起头来,直勾勾盯住台侧近处一个角落,表情依旧严肃,肩膀也紧张起来。

那里有什么吗?秋扭头试图在那片黑暗里找出线索,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起来,一看居然是久远的来电。紧张的预感迫使他马上从座位上站起,来不及多想,秋拨开人群,一边说着“对不起”一边从自己中央的座位向贤太郎所注视的方向挤过去,顺手接通电话。

“喂?雪泽前辈?”

“天濑君!”秋从未听过久远这么着急的声音,“就在你去的那个方向!看见一个背着手风琴箱,没穿校服的男人没?千万帮我看好他,我这就过去找你!”

还没等秋回答电话就挂断了。同个瞬间,秋的眼睛不经思维处理就已经定格在一个转身意欲离开的人身上。他不由自主迈开脚步向对方跑去,而广播里原本低沉呜咽的舞曲仿佛配合秋的脚和心突然亮出主旋律,恰好就在这舞曲加速向高潮行进的部分,于是不再诡谲的乐声像火焰一样大面积烧开,久久缺位的核心声部终于彰显了它的存在感。不用回头就知道那主旋律是谁,没有任何的语言交流,甚至不知道事情的原委,可秋分明从贤太郎手中的琴听到了这位手风琴部副部长的呐喊——

 

我不再等待了!

对于久久不出现的旋律,我已经放弃等待有谁来奏响了!

现在开始,它是属于我的东西!是由我来掌控的了!

 

“……等一下!”

秋在一段急促的爬升音阶中从后面精准抓住男人的外套袖子。身背手风琴箱的人停下脚步,回头一瞥,不耐烦地甩了下胳膊把秋的手抖掉。“想干嘛?”

干嘛?秋被突然一问也懵了,只好回答:“有人找你。”

“啊?”

对方眉头挑高,满是“开什么玩笑”的神情。即便如此,秋还是鼓起勇气站到他打算离开的方向,拦住对方去路。

“真的有人找,麻烦你等一等。”

他们身后舞曲渐急,马上就要进入最激烈的段落,在有如脱胎换骨的精彩音乐引导下,舞者们奇幻的表演博得叫好鼓掌声。年轻男子看了眼舞台,咂嘴将秋推开。

“我没话和这儿的人说。让开,小鬼。”

“——摆大人架子倒是学得挺熟练嘛,明明比我们也大不了多少。”

第三个声音突然出现在秋和男子身旁。来人只扫了眼秋就把目光集中在那男子身上,那眼神是轻蔑的、愤怒的,好像遇到了不共戴天的仇敌。



TBC

发表于2017-09-08.2热度. 
  1. 逃离无理逃离无理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雨降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