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无理

「私、ゲームも大好き、君も大好き」
内容乱。写点诗,拍拍照片,发发原创小说。同时也是二次元杂产物堆积地。装死专业户
wb@津和灯理

© 逃离无理

Powered by LOFTER

【原创短篇】章鱼小丸子的第四种配料

懒癌强迫症男孩和正能量吃货女孩的章鱼小丸子味青春故事!

太久没写小说之后忽然想要复健←这种状态下产出的浮光掠影。

请多指教。

 

《章鱼小丸子的第四种配料》

 

——是什么来着?

少年右手边的草稿纸上,起初还有比较整齐的“海苔,肉松,柴鱼”三个词语,但现在从主人笔尖下延伸出来的全是无法辨认的乱讯号,如同一架抽了风妄图和宇宙人建立精神联系的心电图机。自知正在无聊的事情上耗费脑细胞,然而阿普并不打算停下来继续完成桌上那些看似对现役高校生的自己更有意义的练习册。当然不是因为他打从心底里讨厌念书,而是因为做题这一行为已经借由十分钟前的实践被确认是徒劳无功。

海苔,肉松,柴鱼——。

海苔,肉松,柴鱼——。

不自然的思维空白与求而不得的答案总是像背后灵一样钻进脑子,在这种状况下根本没办法专心思考什么该死的习题。后桌传来炸鸡柳的香味,咯吱咯吱的微小咀嚼声昭示着这份鸡柳有多么酥脆,不愧是一向以手疾腿快出名的晚餐达人V大先生。

——到底是什么来着!

海苔肉松柴鱼。啊,好烦。好想死。

 

学校后街的章鱼小丸子店铺,出售种类丰富的关东煮,汤底浓厚的乌冬面,晶莹顺滑的面线,筋道鲜嫩的鱼面,当然,还有招牌特色章鱼小丸子,配料可选。循着胡椒粉香味,进入奶黄色内墙的店内,就能看到店主阿姨正在烤制最新一批的小丸子,周围满是捏着五块钱的校服大军。每当所有金黄色面浆裹着章鱼肉转成三十二个胖滚滚的可爱圆球,顷刻间便有五六张钞票伸到柜台前,说着要某种配料的声音一齐响起,让阿普总感觉这些五块钱是一沾小丸子热气就会开口要求配料的高科技玩意儿。

 “一个肉松一个柴鱼,柴鱼的多加番茄酱!”

身旁麻花辫的女生露出一副恨不得把钞票揉成球直接投进钱箱抓起丸子就走的仇恨表情。

“三……三个海苔的!” 

身后的男生明显吞了一口口水才开口,明显迟了一拍。

“肉松两个!阿姨!我的肉松!”

是是是,你的肉松,你的你的。

“海苔!”

“肉松!”

“柴鱼!”

“海……”

 

所以说你们能不能买点别的让我想起来啊!!!

阿普对脑海中臆想出来的排队场景怒吼。

 

没错,以上场景全部都是臆想。

还是依靠仅一次章鱼小丸子购物经历为基础的臆想。

无论如何都太过单薄,显然无法解决阿普的疑问:第四种想不起来的配料到底是什么来着?

强迫症懒癌欲哭无泪中。

好在意啊,好想知道啊,但是又绝对不可能跟着晚修前的排队大军一起到店里看个究竟,好痛苦啊。


这么看来问人是最好的选择?

大错特错!

 “呐,V哥,你说咱们学校后街那家章鱼小丸子,除了海苔肉松柴鱼之外还能加什么来着?”

“哦?我们的阿普这是因为May不在而把思念之情转移到小丸子上了?今天小May请假没来,没办法坐享其成所以抑郁了吧,真可怜,啧啧啧。所以才来找我这个备胎了哦,啧啧啧。”

……V那家伙没事儿就喜欢拿人家取笑,想也知道会是这种剧情,还不如不问。除了V和May,阿普和其他人再勉强也说不上熟络,随便用这种笑掉大牙的话题搭话只会让个人评价走向更加奇怪的方向。

是啊!我知道这话题超无聊!但是我是强迫症我真的想知道啊啊啊啊!我想知道可我还是懒癌末期不想出门啊啊啊啊!来个小丸子之神告诉我就那么难吗?!

肚子好饿。后方的鸡柳味简直可恶,罪大恶极。

阿普用意念把V穿在一般学生吃鸡柳用的竹签子上。唰,唰,唰。

爽。

 

爽个头问题根本没解决……

阿普软弱无力地倒在课桌上。

 

为了升学而设立的高三新分班制度真的很讨厌。对高三生活深感担忧,且认为自己将会面临一整个学期真空环境的阿普,和在第一天就自然过来搭话的女生May成了一对同桌,后来还发现两人的家居然还在同一个小区。某一天,狂热喜欢着后街章鱼丸子的May就用小丸子来还阿普帮她记病假笔记的人情,自此阿普也开始对这种小吃念念不忘。但是,只是在人群中排过一次队就不愿再去了,所以一直以来阿普的丸子都是May帮忙捎回来的,相对地阿普会全心全意帮May解答课程问题或者补笔记。

然而会帮自己买小丸子回来的May今天又请假没来上学。她还好么?

 

啊。

忽然想起那种想不起来的调料似乎正是May最爱吃的。

阿普马上开始拼命回忆隔几天就能见到的熟悉情景,May手中打开的纸盒子,从店里熟悉的奶黄色包装,到女孩小心叉起一个丸子时的吹气动作都流畅无误,却怎么也想不起上面的配料。无论如何就是想不起来。

看吧,你对她的理解不过如此,对所谓同学情谊的珍重不过如此……

阿普陷入多方面的自我厌恶之中,而短暂的晚修前活动时间只剩下五分钟了。什么也做不到的五分钟。

 

嗡嗡,少年的手机震动起来,液晶屏上跳出May的名字。


『阿普,抱歉!实在太想吃忍不住了……晚上能帮我带份小丸子吗?店里三种调料都加的那种!到了单元门口响声电话,我下楼找你(>人<)』

 

电光火石。


想起来了!

阿普尽力压抑想要喊叫的冲动。

——根本就没有第四种配料!

海苔肉松柴鱼!就只有海苔肉松柴鱼!

啊啊啊啊啊——


重新看一遍短信,更加确定了刚才的想法。

真的只是这样而已。深信着记忆当中存在空白,非要找出那其实不存在的第四种配料,结果自然是什么也想不出来。

饿傻了我?偏偏去钻那个牛角尖。

磨磨蹭蹭拖拖拉拉思考了将近一个小时的问题,在怒涛般的展开中化为某种长翅膀的小昆虫,扑扇着翅膀悠悠从白墙飞往看也看不见的天际。

心好累。强迫症的心好累……

 

握住救命稻草一般地握着手机再度倒在课桌上,阿普心想:多亏了她。

是啊,那家伙就是这样,仿佛能像施魔法一般轻松解决自己的难题。究竟是为什么呢,为什么她就那么厉害,能做到自己觉得极度困难的事情呢?和陌生同学搭话也好,突出重围买到小丸子也好。


因为她是May吧?

……搞什么啦,这怎样也好的答案。

再一次面对颜文字想象女孩双手合十的样子,阿普露出不太标准的微笑。

算了。结束了。

 

『没问题,缺课的笔记也一起整理好拿给你』

打出这样的文字,阿普怀着世界和平的轻松心境按下“发送”。


【END】




一个无聊的小故事(笑)

可以当成深夜美食文来自虐?

阿普,May和V,这三个名字没有现实含义,是因为懒得想所以简化了自家三个原创孩子的名字:普里姆,梅兰妮,维恩。还真是相当普通的名字。也许今后会在我的原创新系列里出场,当然性格和这篇里完全不一样。

其实这个小故事埋了潜在的玻璃渣在里面,我到底想干嘛……(远目)

感谢阅读。

发表于2015-09-01.4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