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无理

「私、ゲームも大好き、君も大好き」
内容乱。写点诗,拍拍照片,发发原创小说。同时也是二次元杂产物堆积地。装死专业户
wb@津和灯理

© 逃离无理

Powered by LOFTER

[文アル] 花的研究 [志贺&武者]

花的研究

 


*尽力描绘了自我构想中白桦派两人的日常

*有提及司书的若干描述


 

武者活动活动发酸的肩膀,放下画笔。想想又拿起来,给作为模特的南瓜画上一张笑脸——反正手边这幅静物油画已经完成了。

“志贺,好慢……”

距离亲友志贺直哉出门已经过去近两小时。今天担任司书助手的他依照惯例,在出门采购之前特意来问武者是否需要帮买东西,而武者也一如既往地拜托了志贺,希望他能带画具和园艺用品回来。昨天从担任助手的高村那里听到有触感很好的画笔上市,无论如何都想要用用看。此外,还要继续探索蔬菜的培植。

“真没办法啊。”

了解友人的请求后,志贺问武者借来腰间钢笔,在采购清单上添几行字才上街去。

 

画室里静悄悄的。时间接近正午,对作画而言已有些炫目的阳光从玻璃窗外彻进来,被窗台上百合花束承接,投下边缘柔美的影子。暂时没有新灵感,武者离开椅子,稍微端详了一下雕刻台上未成形的新作,走出空无一人的画室。

推开门,鱼肉锅香味飘散在走廊里,文豪们三三两两向食堂去。武者左右张望一番没看见志贺,于是向恰在前方的另一个白色身影搭话:“有岛!”

有岛武郎停步转身,给予温和的回应。

“武者桑啊。中午好。”

“中午好!呐,有岛,知道志贺去哪儿了吗?”

“志贺君……”有岛思索着,“不久之前我倒是有隔着庭院远远看到,可是并不能确定,他似乎搬着什么东西和司书一起去了司书室的方向。”

“是吗,看来他已经回来了呀。谢谢你告诉我,有岛。”

“不客气。接下来武者桑要来吃午饭吗?说不定马上就能在食堂见到志贺君。”

“嗯,我们去吧!食堂。”

 

然而,直到午餐时间结束志贺也没有出现。

武者决定去司书室看一看。带着可能会发现什么新事物的兴奋,脚步也比往日急一些,结果刚转过墙角就和谁在司书室门口迎面撞个正着。

“唔哦!”

“痛痛痛……志贺?”

居然这么容易就找到了“失踪”一上午的亲友。

“什么啊,是武者啊。有什么事吗?走得这么急,一不留神就瞧见你冲过来,吓了我一大跳。” 志贺直哉看上去并无变化,非要说不同的地方,那就是现在他没穿外套,衬衫袖子也卷到手肘处。

“没有急事,只是一上午都没看见志贺,好奇你在做什么呢。”

“你说这个啊,我……”

“嗯?等等。”

忽然感到某种异于以往的气息,武者不等志贺说完便指出违和感的源头:“志贺,你身上好香。唔嗯,唔嗯。好像是,花的香味?”

“已经发现了?”

伸手把对面还在闻来闻去的人胸前撞歪的蝴蝶结重新打好,领针别正。

“就是这个,最近在忙的事情……对了,武者你在这儿稍等一下。”

说完志贺消失在司书室门后。五分钟过去,他又走了出来。

“进来吧,我和司书说过了。”

 

武者一头雾水地踏入司书室,顿时一阵鲜花的清香扑面而来。司书并不在眼前,而里间的门紧闭,看样子那一位正在里面工作着。定睛一看,不大的外间多了一个花架,上面摆放了近十种鲜花,有插在花瓶里的切花,也有盆栽,还有幼苗和放在小袋里的种子。

“这么多花,好厉害……真漂亮。”

武者深吸一口令人愉悦的空气,不由感叹。志贺解释道:“司书最近好像受了朋友的影响,正在做‘花的研究’。具体的我也不太懂,据说是尝试培育不败鲜花,或是快速成长之类的炼金术。”

“做得到吗?好像传说里的仙法。”

“才刚开始,应该还在试验阶段吧,这几天除了几种固定的品种之外,司书还会让助手随意买些其他种类的花。虽然没有保密的必要,但为了潜心研究,一时还不会在全馆公告这项研究就是了。”

原来如此。武者想起近来馆内多了好几瓶白色百合,可能正和这次研究有关系。炼金术真神奇,只知道那是久经流传的提炼贵金属的技术,没想到还有这样的用途。如果研究能成功,将来会不会真的有让人也不会疲劳和衰老的药剂问世呢?

毕竟自己也是这种炼金术的产物嘛。感觉想象得多不可思议都不过分。

 

武者收回注意力,饶有趣味地弯下腰逐一观察起来。

“这些就是志贺挑回来的花咯。”

“算是吧,让店员推荐了一些,然后按直觉选的。”拜它们所赐回来的路上完全变成了注意的中心,志贺显得有点无奈,顺手整理起书桌上的文件。

目光落在一盆粉色花上。是因为那颜色巧妙地与自己的服饰形成搭配吗,武者不禁对它产生了兴趣。

“志贺,这是什么花?”

“店员说叫洋桔梗。看见这个颜色,嘛,感觉和武者的氛围挺相似就去问了,没想到又是‘桔梗’。”

“名字只差一点,但是长得很不同啊,桔梗和洋桔梗。”武者下意识看一眼自己的外套内侧,浅紫色的桔梗纹样静静绽放在那里。

“还有司书整理好的资料,看吗?”

武者接过志贺递来的档案纸。

“……原来现在世界上流行的品种基本都是这边产出的啊。”

“是么?我还没来得及仔细看资料。”

“嗯。原产地是别国,可是由于战争,只剩下我们这里存留最完整,后来进行了各种改良再流行起来的。”

“花语是优美、希望,充满感情……吗。”志贺终于忍不住也凑过来看,“五至八月开花,连你的生日都对上了,不错不错,还真适合武者,难怪你对它这么中意。”

“美丽的东西我都喜欢。快看,叶子颜色发蓝,是不是和志贺的发色也有点像?”

“虽说发蓝,但也还是太绿了吧!”

两人同时小声笑了起来。

 

“志贺,志贺。”

“嗯?”

武者用手指向资料上一行小字:预定布置地点,待定。

“这些花研究用过之后,说不定就会和画室的百合一样放到各个房间里来,好期待啊。”

“要我和司书说一声,把这个分一些放你房间吗?”

武者却摇了摇头:“没关系,不用特意安排的。”

花的研究,本身就是幸福的研究。

所谓幸福,之所以与快乐不同,是因为它不靠刻意制造获得,而要靠心自然感受,哪怕与之相会只有短短的一段时光。

所以这样就好。

 

“明白了,既然武者这么说的话。”

志贺了然地笑笑,继续手头整理工作,武者则跑过去看其他花的说明。

粉中带紫的花朵在司书室内静静开放。


发表于2017-04-25.14热度.